真情人生 - 情感故事,亲情故事,友情故事

父母的礼物

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一个月后,我和妹妹去收拾他的房子。沙发旁依着父亲的拐杖,茶几上摆着他喝到半残的茶和没有写完的字帖,还有阳光普照的阳台上,因为没人打理而[阅读全文]

老爸名叫羊小胆

羊小胆是我爸。我爸大名杨晓党。但我不叫他爸,我叫他“羊小胆”。外人有时一听会觉得我这小屁孩咋直呼老爸名字呢,这时羊小胆就会呵呵笑着说,&ldquo[阅读全文]

因为我还没有爱够你

“一定不会有事的,不信,咱俩打赌。”你眯着眼睛看我,像平时我们开玩笑的样子,看不出来你眼神里有什么担忧或者恐慌,好像诊断书上的那些文字只是个[阅读全文]

我亲爱的文艺老青年

推开病房的门之前,我在医院的楼下徘徊了一刻钟。6月的树阴下,阳光斑驳,我用一只手压着另一只手的虎口,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再把它吐在阳光里,转身,推门。那天[阅读全文]

家有刁女

1我坚信,这丫头是上帝派来惩罚我的。三个月大时,她就成功地实施了一次抢劫。半夜我正睡得迷迷糊糊时,忽然感觉耳朵被人轻轻地扯了下,用手一摸,左耳上的铂金耳[阅读全文]

我的傻妹妹

一我妹妹是十岁那年傻的。那年我刚考上县中,正雄心勃勃地做着名牌大学的梦。忽一日,妹妹病了,高烧不退,乡卫生所看不好,才抱到县医院来。我因功课紧,也没顾[阅读全文]

被爱吃掉的蛋壳

打我记事起,家就是一个窟窿,一个永远探不到底儿的穷窟窿。我趁着蚯蚓般细弱的洋油灯朝里望,满是窝窝头的嘲笑、碎补丁的奚落,我多想狠狠地抛弃它们啊—&[阅读全文]

爷爷的情书

爷爷早年间是村里的小学教师,算是个文化人了,说起道理来一套又一套的。奶奶则是个泼辣能干的农村妇女,大字不识一个,干起活来却是一把好手。两人的婚事是曾祖[阅读全文]

我的母亲是傻瓜

远远的,我就听见她的笑声,一群男人围着她,说着下流的话,还对她动手动脚。她不怒不恼,傻兮兮地对他们笑。[阅读全文]

美女作家宋唯唯成长记

一宋唯唯是个年轻的“老作家”。我十几年前就听得她的文名,那时她才二十出头,算是成名甚早了。她的文字我也读过,印象中颇有才华,但也止于才华,大[阅读全文]

父亲的红颜知己

记忆里,我6岁起就和她住在一个大院里。她是一个精致的女人,不太漂亮,但很会打扮,举手投足间都很有味道。小时候,母亲和其他阿姨都穿着黑色或者深蓝色的衣服,[阅读全文]

献给母亲的爱

哥哥急急奔到妹妹的办公室,妹妹见了哥哥甚是惊讶:“哥,上班时间你怎么来了?”哥哥眼圈红了,吸了一下鼻子:“妹,你知道吗?咱妈昨天给咱俩洗[阅读全文]

老婆难管

老郑升了副区长,每天早出晚归,老婆王琴刚刚退休,他俩的宝贝独生子在国外念书。王琴常抱怨心里空荡荡的,屋子里也空荡荡,家里特别的冷清。老郑也实在没时间陪[阅读全文]

妈妈的味道

刘元宝是个小老板,自己做点小生意。他妻子早几年因病去世了,跟独生女儿小溪相依为命。这些年,刘元宝不容易,又当爹又当妈,好不容易才把小溪拉扯大。眼看小溪[阅读全文]

坟居

活人住在“坟”里,并守着一座坟过,这不是武侠小说。在我的老家赵家围子,就有这么一户人家,在屯子的紧西南角,平地垒起了一个大“坟包”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