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故事 - 科幻故事作文

悲哀的聚会

爱德华、斯坦因和乔丹是大学同学。三人都特别优秀,毕业时,航天局准备派他们去外星进行长期科考工作。临行前,乔丹发了一场高烧,烧坏了肾脏,导致他不再适合去[阅读全文]

星辰暗旅

我从七月的地球出发,沿着安琪号的航迹,几乎追遍了大半个联盟疆域。我搭乘各式航舰,在宇宙间穿梭。有时候飞船里很拥挤,形形色色的异星人混在我周围,他们谈笑[阅读全文]

深潜器和幽灵船

姜继第一次看到那艘如鬼魅一般的深潜器时,在马里亚纳海沟斐查兹海渊最深点上方126米,他还是平生头一次下潜到这么接近海底的深度。那时他才刚刚进入海平面下一万[阅读全文]

昆仑

“田襄子,田襄子!”孟胜用竹简敲着案牍,提高了音调喊道。在一座简陋的竹屋中,跪坐着十几个十岁左右的小孩。其中一个正望着窗外,愣愣地发呆,也许[阅读全文]

永久药效

艾伦·奥斯汀深吸一口气,走进了那个昏暗的楼道。借着微弱的灯光,他找到了那个门牌号。按照提供信息的人所说的,他轻轻地推开了门。房子很小,房内几乎没[阅读全文]

人鱼之歌

据说是机械故障,进水了。不过只死了几个人,别的人都被人鱼救了出来。最近应该会加大检修的力度。[阅读全文]

智慧拷贝者

我是一所名牌大学的知名教授,我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,所以,我一生中各种各样让人匪夷所思的发明创造也是数不胜数。在退休之前的几年之中,我将我的全部[阅读全文]

穿越时空的垃圾车

安迪曾写过一些没什么科学依据的被人家称为伪科学的文章,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他成为一名失业的工程师,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如今他开上了驶向未来的垃[阅读全文]

罗琦的世界

1To be or notto be-that is aquestion.——莎士比亚我是谁?当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惊讶了两次。第一次是惊讶我居然会问问题,第二次是[阅读全文]

555

我是一个外表光鲜、令人愉悦的灵魂,也是一个渺小的灵魂,在日常的生活中几乎听不到我平静的声音。作为一个存在、一个可靠的特征,我被放置在这个格外复杂的场景[阅读全文]

戴珍珠耳环的少女

WhoA被窗外的沙沙声惊醒时,静子还以为在下雨。其实只是风,吹过杨树叶。清晨的微光照进空荡荡的客厅。父母结婚快十八年,已经到了两相厌弃的时刻。静子感觉,两[阅读全文]

如烟

今年钱塘的暑气来得格外早。立夏不过十几天,街上便有了三五成群的孩童,使着长杆在树梢和叶间寻觅鸣蝉。暮色渐逝,偶有长辈从屋内搬出竹椅,沏上一壶西湖龙井,[阅读全文]

再见黄鹤楼

记住,你只有七十二小时的时间,终端转换器也只能在虚拟情况下运行一百天。明白,按照分析结果优先执行A计划。我从来没有失手过,所以,请您不必担心[阅读全文]

阿努比斯病毒

他想起之前的一些病毒事件,似乎也像以犬属动物为传染媒介的病毒一样,最终也给人类的进化带来了某种特别的好处,并将这些影响深深地植入到了人类的基因中。博比[阅读全文]

船云飘雨

马尾飞船从西边飘过来,清楚地预示着大暴风雨的来临。一看到数百艘微型飞船像燕麦片一样在风中飘来,我便镇静下来。毕竟几年以来,我一直都在警告说镇子过于臃肿[阅读全文]

马太帝国

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让他更多;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。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,生来就是为少数人垫脚的。[阅读全文]

第五冰河期

这天,世界上无人不晓的“冰河狂”——北见彻太郎博士被传讯到警视厅。老博士白发银须,肤色颇佳的脸堂熠熠闪光,他傲慢地倒坐在一张吱嘎作[阅读全文]

小纸条儿

夜深了,天上繁星璀璨,就像无数个女孩儿的眼睛。男人的故事也讲完了,但是女孩儿还不肯睡,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男人。“爸爸,时光机是真的吗?”&l[阅读全文]

死后七十年

“请问,你又是哪一家媒体的?”布林娜问我。她是本年度突出进步艺人,多白金女歌手以及三大洲偶像。她仍然穿着演出服,大红的紧身一步皮裙,领口和腰[阅读全文]

超新星人物

莎莉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坐在公园长椅上的希尔斯。她的这位可敬的上司正将自己伪装成 一个在冬日午后明媚的阳光下无所事事的、用平板电脑消磨时光的中年人。看到[阅读全文]

蒲公英少女

1山坡上站立的那个少女,让马克联想起了女诗人埃德娜·圣文森特·米莱。也许是因为少女站在午后阳光照耀下的山坡上的体态,那一瀑如蒲公英般金黄的长[阅读全文]

莉特的反击

凯琼明白,自己迟早会被军队坑一把。对此,她有过许多猜想,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,在自己身上会发生在休眠三个月中无沾怀胎这种零概率事件。她刚从休眠状态苏醒[阅读全文]

出逃的猎犬

“攻击力量377到403,最快速度0.7马赫,神经反应传达速度33毫秒……能量爆发理论值为最大功率的3.3倍,持续时间2 7秒……最大速度[阅读全文]

寻找超级甜

你的面前静静地躺着一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。你着金色包装纸的一角轻轻把它提起,不是把巴它放在手心,而是用指尖夹住纸的边缘,以免在与手掌短暂的接触中,过高的[阅读全文]

没有上帝的第六日

“我的名字叫查尔斯·罗伯特·达尔文。”他站在辩论台边,缓缓地吐出这句话,看着台下观众的惊疑与恐惧。他们恐惧自己,恐惧一个新的世界[阅读全文]

重庆孤儿

我们是一群很不起眼的生物,生活在一个普通恒星的二流行星上,位于千亿星系中某个外围星系的边缘地带。很难相信会有一个上帝来关心甚至仅仅是注意到我们的存在。[阅读全文]

图灵谋杀

“亚蒂博土,你已经考虑将近二十分钟了。有五百多名观众在等待你的决定。时间是不是长了一点,”沉浸在思考中的亚蒂博士浑身一震,这才想起自己此时身[阅读全文]

天再旦

我是一束光。没有人能想象出我感觉到自我时那一刹那的欢喜。我能清晰地感觉到组成我的光量子在以特定的频率波动,带动我向前飞行,不时还有新的量子突发地跃迁到[阅读全文]

世界末日的男和女

最后一架飞机飞过上空的事情过去十个月后,罗尔夫·史密斯毫无怀疑地知道,除他以外,只有一个人类幸存了下来。她名叫露易丝·奥利弗,罗尔夫此刻正[阅读全文]

笛卡尔剧场

祖父已经过世,但是他去世还不算很久,残存的灵魂依然能够为我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意见。于是我开着飞行器直奔他位于市郊的寄魂所。但愿祖父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,[阅读全文]

拖延症患者

“我要完蛋了。”阿愁说。阿蛋在床上支支吾吾翻了个身。阿愁把屏幕转到word文档,勉强输入两个字便卡住了,觉得使用得不对,又一时想不起其他词,焦急[阅读全文]

重力虫

电梯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电梯里。当时我刚从市体育馆回来,每周这个时候我们一帮朋友都在一起踢球。和我一道回来的还有阿努——他住在我家对面,三环[阅读全文]

穿越时空去移民(〇)

“……林小姐,你你看清朝怎么样?贴近现代生活,语言上绝对不会有所障碍。而且,在那个时代已经有眼睛的存在,您不用担心生活上有所不便。”[阅读全文]

穿越时空去移民(一)

事实证明,话可以乱说,东西也可以乱吃。唯独这个言情小说,却是万万不能多看的。低头望着自己一身史努比睡衣,林天天深刻的了解到“后悔”两个字的具[阅读全文]

三体(下)

三体 第17章三体、牛顿、冯·诺依曼、秦始皇、三日连珠《三体》第二级的场景开始时没有大的变化,仍旧是诡异寒冷的黎明,仍是那座大金字塔,但这次,金字[阅读全文]

三体(上)

三体 第1章寂静的春天两年以后,大兴安岭。“顺山倒咧--”随着这声嘹亮的号子,一棵如巴特农神庙的巨柱般高大的落叶松轰然倒下,叶文洁感到大地抖动了[阅读全文]

宇宙过河卒(下)

第十五章“莱奥诺拉·克莉丝汀”号穿越银河的核心用了两万年时间,而在飞船上的人们看来,这段时间只有几个小时:充满恐惧的几个小时。飞船在[阅读全文]

宇宙过河卒(中)

第七章如果外部宇宙有这样一个相对于群星静止的观察者,他将会比飞船上的乘员更早看到飞船面前的一切:因为在如此高的速度下,飞船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已经大大降[阅读全文]

宇宙过河卒(上)

第一章“看,那边--在神之手上方的那个。就是它吗?”“是,我想是的。我们的船。”他们是米勒斯公园(雕刻家卡尔·米勒斯(CarlMill[阅读全文]

天渊(下)

当天晚上,在自己宿舍的黑暗中独处时,伊泽尔向范·纽文描述了这场交锋。“我有一种感觉,如果哪天雷诺特被调去主持布鲁厄尔的安全部门,几千秒内,她[阅读全文]

天渊(中)

劳在椅子里直起身体,“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明白,我们怎么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?你被封在外面了吗?”“没有,至少不是通常所谓‘被封在外[阅读全文]

天渊(上)

序曲搜索那个人。搜索范围远达一百光年之外,时间持续了八个世纪。始终是秘密搜索,连有些参加者都不知道实情。早期只是隐蔽在无线电通讯数据流中的加密查询。几[阅读全文]

星丛

损失惨重。引力已渐渐地消失了,凯斯·兰森在零重力状态下飘浮着。通常他会觉得这种感觉令人平静,但今天却不同。唉,今天!他疲倦地呼出一口气,摇了摇头[阅读全文]